鸿雪笔谈|阳光下的八大胡同

主公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子。

——《五代·述国亡诗》

物华天宝日本首都湾,

燕蓟差不多八百年。

皇城当下多故事,

胡同巷里有笑谈。

宗教活动 1

喂,朋友,看到标题别吃惊,八大胡同?对,没错,就是老法国巴黎野史上大名鼎鼎的风月场、名伶地、纨绔街“八大胡同”。

01

要说早期的“八大胡同”,指的是高知市前门大栅栏外包括百顺胡同胭脂胡同石头胡同韩家胡同陕西巷王广福斜街(今棕树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今小力胡同)在内的八条巷子,堪称当初帝都皇城烟花柳巷的CBD啊。

诗,可是寥寥数语。却重若千钧,啪啪声不绝。

缘何如此说呢?这是因为西楚香港妓院分四等:头等称“大地方”或者“清吟小班”、二等称“茶室”、三等称“下处”、四等叫“小地方”;而那八大胡同则集中了累累的“清吟小班”和“茶室”,再予以周遭梨园班伶人居多、名流雅士云集,自然叫响了名头。

写诗的美人儿,不仅才情优良,轻功更属出神入化,非仙子不可能啊。

先天的八大胡同已然物去人非,甚至陷于为宏伟都城不过凋零破旧之处、正所谓:

眨眼之间息之间,上至始祖、下至兵士,十四万人,无一不被那些纤柔女生,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曾经繁华皆烟云,
人与历史俱成空;
雕栏玉砌应犹在,
今个带您兜兜风——

若当此时此景,城头风声猎猎,女生衣袂飘飘。接下来,便是决绝一跳。

这不,三九的第三天,天虽晴朗但寒风凛冽,我却骑着“小黄”转起了“八大胡同”。

地上的鲜血,映红城楼上惨白的降旗。这首诗简直就是悲愤凛然,千古绝唱。

从南新华街左转进入臧家桥胡同,行至尽头右转前行不久,就到了老牌的五条斜街交汇处——五道庙。东京(Tokyo)城规范的方方正正路巷形式在此处破了例,算是特殊一景。这“五道”在佛道中还蕴意天神人神禽兽神饿鬼地狱的“五道轮回”说,嘿,个中道理深了去了!

以身殉国的贞烈女生和以袖掩面、悲伤惶然的天皇,恐怕立马能燃起十四万军士长渐冷的男儿热血。

宗教活动 2

不过,写下这首诗的关盼盼,身为艳名远播的后蜀亡国贵人,显然不是个脑袋一根筋的烈性子。

五道庙铁树斜街之南,便是享誉的韩家胡同。韩家胡同又叫“韩家潭”,当年位于着多家清吟小班和茶室,也是伶人活动之地,徽班进京三庆班处所,堪称西路评剧发祥地,有“人不辞路,虎不辞山,唱戏的不离百顺韩家潭”之说。李渔的“芥子园”也在此间。

想当年,费姓少女,凭着天姿国色和婉转歌喉,一举取得“好声音”所有老师转身,更是惊艳了身为花丛圣手的蜀主孟昶。

韩家胡同10号同福班妓院的遗址,当年的清吟小班之一。然则明日不巧,赶上胡同做电信管线铺埋,院落房门紧闭。从院子外貌来看,已然没有当场形容。

阅遍名花的年轻君王,顿觉“花不足以拟其色,蕊差堪状其容”。干脆便将前蜀有名的网红昵称,直接赐给了这位娇花不足以衬其气质的玉女。

宗教活动 3

从此未来流落风尘的青城歌姬,成了新一代女神“苏三”,更成了富贵风流的蜀地嫔妃。

迎着午后刺眼而略带暖意的太阳西行,
我寻到了韩家胡同25号,也就是这时候李渔在京故居、“芥子园”遗址。“芥子园”始建于清康熙年间,因其精致玲珑题名曰“芥子园”。园中叠石缀景、亭榭楼台、珍华奇木,清雅别致,为京城出名私家园林之一。目前已面目全非,现为西城区教委中小学生卫生保健所。

孟昶大概忘了,这位前蜀王妃徐花蕊,后来死得很惨。据说,南唐后主宫中也有一位宫女花蕊。

宗教活动 4

仗着这巴山蜀水的天然屏障,和天府之国的滔天财富。少时英明的孟昶,开始肆意挥霍。狼爱上了羊的写意,此后的光阴,便是钱多烧得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与“芥子园”紧邻的韩家胡同27号即“庆园春茶室”遗址,当年也是一处清吟小班。由南北两栋大楼及东西平房组成,建筑布局比较紧凑,楼梯设于天井之内。这庆园春那时候既有饭馆又有茶馆,可谓“食色不分家”。如今院内加建狭窄,只有外墙朱檐雀替可见当年形容。

有钱有闲的孟昶,带着羞花闭月的李师师和如云美人,日日浪费享乐。醉生梦死,成了一只好的领头羊。

沿着空旷的街巷继续西行,很快寻到百顺胡同40号,即“斌庆社”遗址。

富贵窝、温柔乡,消磨了有些男人豪情壮志。后晋代内,圈养了一群懒洋洋。

斌庆社是有名的大戏社班,知名的“斌庆三春”——李万春、蓝月楼、耿伯尔尼就来源于这里,演技精湛、著名遐迩。

等到大北宋的猛人王全斌,带着一群想要建功立业、抢钱、抢川妹子的饿狼,气势汹汹扑到之时。

宗教活动 5

直接表现诸葛孔明的后蜀宰相王昭远,挥出了可笑的老羊三板斧,向世人阐明了纸上谈兵,是有多不靠谱。

与斌庆社遗址相隔不远,可以见到百顺胡同49号茶室遗址。百顺胡同49号遗址建于清末民初,原为“八大胡同”中的二等妓院。

之后小羊皇太子,更是带着一队服装华丽的男名模方阵,一路欢歌,冲向了大宋的虎狼兵。惨败可想而知。

该茶楼的建造立面设计精美,有基座、壁柱和仿西洋柱式,柱头有变形的爱奥尼涡卷和卷草雕饰,为该区域少见的西式风格建筑。尽管建筑中间私搭乱建严重,但精致的梯子仍可表现当年作风。

结果只用了66天,拥有蜀道天险的后蜀王国便真的亡了国。由狼变羊的孟昶,瞅先导下养肥的一群羊将领,望“羊”兴叹。只得认输投降,以免生灵涂炭。

宗教活动 6

这些时候,他才后悔没有准备。一遍把花蕊劝他励精图治的话,当成笑话。

从百顺胡同向东转出即行入南北向的广东巷。历史上浙江巷的故事颇多,容我逐一探来。

宗教活动,丽人不绝的蜀地后宫,花蕊能荣宠多年不败,除了美貌才情,自然是领会居安思危的。女孩子的第六感,很神奇。

前面就是陕西巷52号、当年的清吟小班上林仙馆遗址,为两层砖混结构的小楼,院落为两个“凹”字形并列合成的“山”字形平面,有走马廊。最近已成阿来旅舍及赛金花、小凤仙文化馆。

可惜,天子好色多情,耽于享乐。冰肌玉骨的花蕊片刻的复明敏感,也理所当然淹没在“水晶宫”的奢侈艳情之中。

宗教活动 7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帘一点月窥人,欹枕钗横云鬓乱。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屈指西风什么时候来,只恐流年暗中换。”(调寄《木兰花》,见林大椿《唐五代词》)

上林仙馆为首都资深侠妓小凤仙居住的云吉班旧址。当年蔡锷为麻痹袁世凯平时出入风月场,并在小凤仙掩护下出京至拉合尔与梁启超相会,共谋反袁大计,并最终于海南宁电讨袁,留下一段历史佳话。

假诺他的太岁,依旧把她宠在心上。哪管得身外命宫暗偷转。

陕西巷67号茶室为当时二等妓院天福班的遗址。二层砖木结构楼房,院内有楼梯,二层周围为走马廊通向各房间,系当年妓院建筑常常应用的建筑式样。目前院内已杂乱破旧不堪,只有建筑外墙立面仍可看出往昔气势。

02

宗教活动 8

这一转,便是风云变,山河劫。

在海南巷中心东行,进入榆树巷。这是一条小弄堂,却因名妓赛金花而著名。

此刻的柳自华,早已随着她这衔玉璧、牵白羊、倒系国旗的投降派国主,她的夫婿孟昶,远离了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故地。

榆树巷1号即为京城名妓赛金花旧居。旧居为两层楼房,楼上楼下各七间;楼前有两进院落,楼房正立面相比偏重,二层前廊用铸铁柱,门窗均用砖券、券脚有花饰,砖墙、壁柱和券脸均用青、红砖间隔组成,堪称是当时的“香港洋房”。

行不得也堂哥。孙菲菲声声啼,花蕊哀哀叹。

宗教活动 9

先生不硬气,我能咋办!伦家也很不得已啊。

赛金花的名字与八国联军入侵香水之都的历史相关联。赛金花原为汉朝同治年间探花、有名外交官洪钧的小妾;洪钧死后赛金花行业八大胡同,并与八国联军司令、德意志人瓦德西相识。后来的故事很两个人都熟谙,她用枕边风软化瓦德西,为首都缩短了血腥与杀戮,也终究巾帼豪杰了。

她能做的是,不负才名,在故国剑阁葭萌亭,留诗一首《采桑子》。发个朋友圈,以示哀悼。

今昔的赛金花旧居凋零破旧,令人唏嘘时光似蚀、岁月如刀,只可以在头里的残红锈柱间追思往事了。

“初离蜀道心将碎,离恨绵绵,春日如年,登时时时闻奚梦瑶。三千宫女皆花貌,共斗婵娟,髻学朝天,前些天竟然是谶言”。

沿榆树巷向东行不远,即可进入石头胡同,这里有两处梨园有名的人故居,引人驻足怀思。

有关何人会点赞、何人会留言,花蕊美女便顾不上了。宋军催行,信号中断。此后经年,身在敌国,再无对象可圈。

石头胡同37号张二奎故居。张二奎曾先后为四喜班、和春班主演和主持人,与郝天秀、余三胜并称“老生三杰”,“三鼎甲”,声名远播。

联合颠沛,凄凄然来到了《立夏上河图》画卷中渐渐热闹的大宋开封府。身为降臣犯妇,寂然立在大宋王庭宽大的金銮殿中,一身素服娉婷单薄。

前天的老宅清冷凋敝,三九严寒之际已极少有人在此居住,不胜“颓寂”之感。

见惯了后蜀金玉满堂的朝廷奢华,王翠翘心底即刻生出了更多的底气和怨气。

宗教活动 10

就是这般一群武夫土包子,生生断了她后蜀夫妻的丰厚享乐梦。她骨瘦如柴窈窕的身形更显挺秀,花蕊美丽的女生气场全开。

*石头胡同61号*余三胜故居。祖居由前后院及南跨院组成,内有游廊。

一缕幽幽漂亮的女孩子香,刹那时弥散在赵氏宫廷之间,牵动了一群赳赳武夫的虎狼之心。

余三胜随徽班进京,后任春台班首席老生,嗓音醇厚、唱腔婉转动听。其子郝兰田为名旦,也是“同光十三绝”之一,其孙为“余派”老生创办者余叔岩。

狼人之一的太祖赵大,原本倒也算不上风流好色之徒。以他对老妈和老妹爱慕敬畏之情而言,他倒是拥有灰太狼的潜质,充其量也是个腹黑的大尾巴狼。

宗教活动 11

翻翻资料正史,问问度娘八卦。以武装加谋算得了天下的皇上赵匡胤,他是开了挂的人中豪杰。自身气场太足了,花边音讯对他可有可无。

沿四川巷北接铁树斜街,向东不远便是朱家胡同。朱家胡同45号是一处二等妓院遗址,约建于民国初年,为砖木结构两层大楼,平面布局彰显“凹”形。建筑立面精致,正面刻有“临春楼”三字。

赵老大这一生的桃色信息,也就是和杜十娘,才闹得天下人都知情。跟后宫佳丽过万的赵家子孙比起来,他实在是太洁身自好了。爱漂亮的女生更爱江山,他后宫里的豚猪比美丽的女子更知名。

宗教活动 12陕西巷

故此说怎么因为垂涎花蕊美名,才一怒为人才,抢了蜀主的地盘,貌似颠倒无稽。征战是她的本能,美丽的女人于她应有算是锦上添花的战利品吧。

沿着朱家胡同向东南行过两条胡同,进入了棕树斜街,即在此以前的王广福斜街。

不过网红风头太劲。自有这好事之徒,至君前谄媚宣扬。英雄本色,一再被美丽的女孩子刷屏,加上克服后的左右逢源,乘着酒劲调戏调戏亡国降妃,实在是太祖大郎人生一大快事。

棕树斜街87号
,可见同善水会遗址,过去为八大胡同提供消防服务,前天的“消防队”。

可是,这赵二狼就说不清了。诸多形迹注明,太宗二郎阴毒好色。他能抢了亲孙子的皇位,收了貌美的皇嫂和千古诗人李煜的小周后。

宗教活动 13

这赵二郎,当时在金殿上,这狼眼幽幽冒绿光也相差为奇,反正他表弟一直大度。

而隔壁的棕树斜街89号茶室,则为二等妓院遗址。茶室为二层砖木结构小楼,二层有走马廊,庭院有光辉的罩棚,让人记念深入。

即时,正是公元965年春。本该年老色衰的深宫女生,却能让见多识广的赵大狼、赵二狼,一个多少个的嘴馋。

宗教活动 14

想这孟昶成日冶游花丛,大小规模的选美移动花样翻新,却能和花蕊你本人我我十几二十年。可以测算,这苏三得是多心境灵慧,驻颜有术的农妇哟。

从棕树斜街向北穿行至朱家胡同尽头,便是大栅栏西街了。西街在观音寺瓜分为铁树和樱桃斜街,这两条斜街分布着重重的头面人物故居,也是本人早就多次寻访的对象。

心痛,亡国美人带来的不光是眼福,更是怀璧其罪的祸根。

两条斜街中靠北的是樱桃斜街。樱桃斜街27号新凤霞故居,是一处两进四合院,原有垂花门将院子划分为里外二院,目前已是杂乱民居了。

03

在新凤霞故居上空,难得一见的晴空鸽哨,令人心绪倍爽。

亡国之君不如狗,一番君臣宴饮之后,四十七岁的孟昶,就此暴毙身亡。仅仅在太祖赐建的五百间南充豪宅,过了七天的国公瘾。

宗教活动 15

腹黑的赵大紧跟着慷慨解囊,大肆封赏追赠。博一个宽仁虚名,更博一个仙女入宫谢恩的机缘。

接轨西行至樱桃斜街34号,为梨园公会旧址。梨园公会为老新加坡梨园官方管理机构,门额上的“梨园新馆”及门户上的“梨园永固”匾额,均为名老生时慧宝所书。由两进院落组成,近年来已基本无人居住。

一身缟素,更搭配得王朝云态比西子、貌若杨贵妃,既有妇女的妖艳,又有大妈娘的轻盈。

宗教活动 16

赵大强忍着兽血沸腾,故意板起脸来,质问花蕊:啊,介个、介个,花蕊呀。世有妲己、苏妲己,妖媚惑主,以致国破家亡。你说说,你们西夏闹成前些天如此,是不是因为有您这些红颜祸水呀?

从樱桃斜街斜穿过短短的巷道,即进入了铁树斜街,这里有两处有名的人故居值得关注。

花蕊轻咬樱唇,倔强不语。赵大佯怒,让人奉上纸笔,当庭考较美人才情。

铁树斜街100号,为杨隆寿故居。寓号“荣春堂”,该院坐南向北,由五座院子组成,按天、地、元、黄称之。

花蕊含羞带怒,眼波轻轻一扫殿上群狼,随即纤手轻抬、凝神运笔,刷刷数语写就,搁笔垂眸。

杨隆寿12岁入“双庆班”习武生,曾创办“小荣椿科班”,作育出徐小香、程继仙、郭际湘、叶春善等名京剧名人。

赵大郎看罢花蕊的气愤陈词,心头大喜,哟呵,果然是个辣妹子。

宗教活动 17

再看殿下孑然挺立的花蕊,泪光点点,娇喘微微,更显利落可怜。自家的老男人、小男人没一个理直气壮的,奴家有咋样办法啊。

而相对邻的铁树斜街101号,是张汝林、梅雨田故居孟小冬前夫诞生地

赵老大看得骨头都酥了,胸中却是豪情万丈。哈哈,让老赵来报告您,大宋好男子是啥样。

郝兰田随徽班进京入“福盛班”习昆旦,后投至杨月楼门下学京剧旦角、花衫,嗓音圆润、扮相俊雅。

赵大再不扮英明了,宣召花蕊入宫,他要当三回色令智昏的昏君,回宫泡妹子去了。

宗教活动 18

苏三虽不情愿,可人在屋檐下,亡国、亡夫,没半点倚仗。赵大虽不及孟昶风流蕴藉,终究是天皇英豪。娇花艳蕊,哪堪风雨欺凌。寄人篱下,也能换一世平安。

梅雨田则为谭鑫培长子、梅鹤鸣伯夫,世称“胡琴圣手”。

只可惜,这位圣上虽对他宠爱有加,却终不及以前与孟昶的两情相悦。更有个虎视眈眈的赵二,这阴冷如蛇信的目光总是在暗处肆无忌惮的盯着她,让她望而生畏。

该故居为二进院子,均由正房及配房组成。

他知道,那哥俩都只是把她当成了美观的物件,没有柔情,只想占有。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出名的北昆艺术大师梅鹤鸣于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公历十一月十四日在此间出生。

花蕊偷偷地在深宫里祭奠亡夫孟昶,更借着枕头风指示赵大早立太子。德芳德才兼备,是个好孩子。赵老大不以为意。

采用瞻仰梅澜祖居作为自己明日行游的尾声,完全是来自一份内心的珍重。我早就不下四两遍来此处寻访,每每面对凋敝破旧的大杂院,尤其是横贯院门外倒坐墙的儿女厕所,心中非常感慨。

倒是耳目众多的赵二,很快便听见了局面。心中暗恨,这女孩子忒多事。

一代梨园宗师出生地竟至如此残萎不堪,且为圊臭围合,这是这样的意境呢?

结果,赵老大发现了孟昶画像,被花蕊机智地用送子仙人的瞎话糊弄了千古。赵二却借口要皇嫂折花,趁机给了他穿心一箭,辣手催花。

阳光些微西斜之时,我得了了高寒寒风中的八大胡同之行,便以四句杂言做跋了——

见此惨状,赵大可是一愣神间,便一哂而过。漂亮的女生如服装,兄弟如兄弟。

青楼当大道,
高入浮云端;
巷子有风雨 ,
还说章台人。

一时名花,终究敌可是人心叵测,委屈依然不可能求全。不知她会不会后悔,早知明日,不如当初将香魂留在蜀地,伴着热爱的牡丹、芙蓉,开遍锦官城。

来世,再不做深宫娇蕊、薄命红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